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赤裸花朵-

赤裸花朵

异指

“我亲爱的朋友,我很难过,现在我唯一信任的人是你。你一定要帮我!我知道在我们这群朋友中,有人出卖了我……下个月的15号,请到我家那座别墅来,好吗?我也邀请了她们,到时候没来的人就是出卖我的人,而我需要你陪我面对这破碎的友谊。我无法独自一人承受这哀痛!也请你保守这个秘密!

“爱你的安妮”

收到这封信后,菲吉儿这个长有咖啡色卷发的少女和她的其他好友丹妮丝、尔娃、葛瑞丝、海伦、艾达、简、凯莉向着安妮在信中提到的那座别墅前去。在那座偏僻的别墅里,她们这群女孩曾经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虽然那里信号不通,一切联系只能靠发电报。那是一座很美、很别致的别墅,只有两层,却有十一间客房,仿佛就是为她们这十一个少女准备的。对,十一个少女,没有错!别墅四周被稀树林包围着,树林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湖泊。

自从发生了那件不幸的事后,她们已经有几个月没见到安妮了,而她们各自也变得不经常联系了。安妮曾经是那么阳光的女孩,她总是能带领着她们找到新的乐趣。以前她们总是其乐融融地在一起玩游戏、吃东西、聊男生、买衣服、做美容、讲笑话、看电影……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自从有了那件事,大家就像是各自包了一层膜。以前的那种亲密就像是摔碎了的碗,即使粘补回来,也会满是裂痕。

坐了两个小时的小车,她们终于来到了安妮的别墅,以前美好的时光又浮现在了她们的眼前。葛瑞丝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她最先走过去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门打开了,站在门旁边的是安妮。她们又一次看到了甜美的安妮。安妮将她金色的长发绑成了马尾,嘴上微笑着,眼里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你们来啦!我很高兴看到你们来了……”安妮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噢,安妮,别这样!我们不都来了吗?”温柔的丹妮丝急忙走去用手巾轻轻地拭擦安妮脸颊上的泪痕。其他女孩也纷纷上前安慰安妮,除了菲吉儿还站在原地。

她就站在那里,因为她一如既往地不善言辞,甚至演变成羞怯于表达。她也很珍重其他的朋友,但她最爱的朋友还是安妮。安妮是否知道呢?安妮不是也在信中写到,她是安妮最信任的朋友吗?菲吉儿暗中点了一下人数。安妮、丹妮丝、菲吉儿、尔娃、葛瑞丝、海伦、艾达、简、凯莉……还缺了谁呢?对了,毕娜和采迪西没有出现。难道她们就是出卖安妮的人吗?

“看到你们,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以前发生的事都不重要了,我已经看开了,也不想再计较了,只希望能和你们这些忠诚的朋友在一起。你们愿意陪我在这里度几天假吗?我们曾经在这里多开心呀!”安妮继续说道。

于是这群女孩走进了这座曾经让她们很快乐的别墅里了。也许除了菲吉儿,其他女孩也发现毕娜和采迪西没有来,但她们谁也没有说,她们怕说出来会刺激到安妮。进到别墅后,安妮请她们先到各自的房间将行李放好,而她就去厨房准备晚饭。菲吉儿提着行李向通往满是客房的二楼楼梯走去时,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安妮,她在安妮的眼中看到了仇恨!她太了解安妮了,安妮是一个很要强的人。菲吉儿知道安妮所说的“以前发生的事都不重要了,我已经看开了,也不想计较”都是假话,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她已经想好了如何去报复那些出卖她的人,甚至……菲吉儿不敢想,但她还是想到了……甚至连她们也不放过!只因为那一件不幸的事。

“啊,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晕车了。丹妮丝,我想在房间里休息一下。”菲吉儿样子疲倦地对丹妮丝说道。

“那你好好休息吧西安中际医院技术怎么样?,我会帮你告诉她们的。等吃晚饭的时候,我再来叫你吧。”

“谢谢你,丹妮丝。”

这样,当其他人放后行李,到楼下大厅相聚时,就只有菲吉儿在二楼了。趁着楼上没其他人的时候,菲吉儿走出了她的房间,沿着走廊走到了在末端的安妮的房间。她试着转动门把,但门锁住了。以前她们在这里的时候,房门都不会上锁的,这使得菲吉儿更加肯定安妮有事瞒着她们。她太了解安妮了,安妮不喜欢将钥匙带在身上,而且这里是她的别墅,所以房门钥匙一定就藏在这座别墅的某一处地方。

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丹妮丝来到了菲吉儿的房门前敲门,可是没有人应门。于是丹妮丝打开了房门,发现菲吉儿不见了。她便急匆匆地下楼告诉正准备享用晚餐的女孩们。女孩们找遍了别墅也没有找到菲吉儿。

“菲吉儿会去哪里呢?她说只是在房间里休息一下的。”丹妮丝说。

“她会会到外面的稀树林去了?”娇小可爱的尔娃问道。

“这怎么可能?丹妮丝、葛瑞丝、海伦、艾达、简、你和我都在大厅,她要是从大门出去,我们一定会看到的。除非……她走的是后门,但后门在厨房。安妮在厨房为我们准备晚餐,她一定也会看到的。”凯莉马上否定道,然后用手抬了一下她那副充满智慧的眼镜。

“那可不一定哦。安妮给我们送饮料到大厅时,厨房是没有人的。大厅又看不到楼道和厨房,菲吉儿完全可以趁那个时候从后门出去。”身材丰满的海伦连忙反驳。

“那她为什么要出去呢?”尔娃又问。

“哈哈……菲吉儿就喜欢闹着玩,常常躲起来准备什么好玩的。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也找不到她,结果她自己一个人带着一篮子在稀树林找到的蓝莓回来了。我想她这次一定又偷偷溜出去摘蓝莓了,不如我们这次出去找她,看看她是在哪里找到蓝莓的。”艾达突然笑了起来,她的红唇笑起来很好看。

“还等什么?我们出去找她回来吧!”说着,简就打开了大门,“再说,天快黑了,她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简说得对!”葛瑞丝说,“安妮,你也一起去嘛。很久没一起玩过了。”

安妮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这群女孩就一起走出别墅,去找菲吉儿。她们都走出去后,菲吉儿从楼道上走了下来。是的,其实她就一直躲在上面,只是她们找不到她。也难怪,有谁会想到有人躲在窗户外面的墙檐上?她走到了厨房,拿走了挂在墙上的那把钥匙,再一次来到了安妮的房门前,用那把钥匙打开了安妮的房门。她不敢开灯,只是把房门打开,借助走廊的灯光。安妮的房间没多大的变化。菲吉儿注意到有什么东西在桌面一闪一闪的,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部正在充电的照相机。她还依稀看到照相机旁边有两封信。她先是打开照相机里内存的相册,看到了里面找有毕娜和采迪西的尸体!她们的衣服被人脱得精光,毕娜被刀割开了喉咙,采迪西的胸口处被插了五刀,鲜血满地都是,由于她们没有穿衣服,伤口看得特别明显。照相的地点是在稀树林。菲吉儿放下了照相机,拿起了那两封信到走廊上看,是安妮写给毕娜和采迪西的,拆开来发现信中的内容竟然和安妮写给她的信是一样的,只是这两封信上写的见面日期都变成了是“下个月13号”。菲吉儿将信折装好放回原处,并关好照相机,退出安妮的房间后再一次上锁。接着,她又去了其他女孩的房间找安妮写给她们的信,发现信中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她把钥匙放回原来拿的地方,然后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悲伤地抽泣。

原来什么“最信任的人”、“亲爱的朋友”都是假的,安妮写这些信的目的就是让她们都来到她家的别墅里,因为收信人癫痫最权威医院看到“没来的人就是出卖我的人”一定会来,而且来到后看到谁没有来也不会有半点怀疑。毕娜和采迪西被提前邀请来了,她们也死了。

此时,菲吉儿在想,她该怎么办呢?安妮真的要把她们全部杀光吗?她要去告发她最爱的朋友吗?此刻,她也很害怕,她害怕自己会被杀害,她害怕她的朋友会被杀害,而她最害怕、最不能面对的是她最爱的朋友就是要杀害她和她朋友的人!其实她的行动已经告诉了她她自己的想法,她完全可以拿着照相机和那两封信去揭发安妮,但她是将照相机、那两封信和钥匙放回原处,像是没有被人动过它们一样。她是在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她是在想她可能是误会安妮了,她是在想也许她可以改变安妮的想法……

到外面寻找菲吉儿的女孩们一无所获地回到了别墅。菲吉儿马上收拾好自己的面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菲吉儿,你在这里!你去哪里了?”丹妮丝惊奇地问。

“我去摘蓝莓了……”菲吉儿看着眼前这些仅存的朋友回答道。

“蓝莓呢?”安妮问。

“我去的不是时候,蓝莓还没有长出来。”

“你从哪里出去的?”凯莉问。

“后门,趁着安妮给你们送饮料的时候。”

“菲吉儿,你好过分哦。老是一个人找好玩的也不告诉我们!”尔娃向菲吉儿撒起娇来,“下次你遇到好玩的事,一定要带我去哦。”

“好,我一定会。可是我遇到的事不一定好玩……”

“哈哈,出去那么久,我想你一定渴了。先喝一杯水吧。”安妮和蔼地对菲吉儿微笑着说,然后向厨房走去。

“不……不用劳烦,我自己来。”菲吉儿比安妮抢先一步去到了厨房。

那一夜,菲吉儿说胃不好,没有吃安妮煮的晚餐,其实是她吃不下。她沐浴后就一直呆在房间里,她感觉自己的友情被蹂躏了。突然有人来敲门,菲吉儿小心翼翼地将房门打开,是丹妮丝。她给菲吉儿送来了清淡的食物。

“菲吉儿,你今天什么也没吃,我给你煮了一些清淡的食物。也许你吃了,胃会好受一点。”

“丹妮丝,谢谢你!”菲吉儿感动地接过食物,“进我房里来!”

丹妮丝被菲吉儿拉进了房里去。菲吉儿向外面探了一下,紧紧地关上了房门。

“怎么了,菲吉儿?”

“嘘……安妮……她有问题……她可能……”

这是传来了敲门声。

“我是安妮,请问丹妮丝在里面吗?”从门外传来了声音。

“是的,我在。”丹妮丝答道。

“丹妮丝,可以到我房间里陪我聊聊吗?”

“好的,我马上出来。”

“丹妮丝……”菲吉儿急忙拉住丹妮丝。

“放心吧,我会看着安妮,不让她做傻事的。”说着,丹妮丝就打开了门。

安妮就站在门外。

“菲吉儿,你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别到处乱跑哦。”安妮甜美地微笑着、双目盯着在房间里的菲吉儿说,然后慢慢地把门关上。菲吉儿望着安妮的眼睛,她的眼睛变得冷酷,充满了怨恨。

房间里只剩下了菲吉儿,她含着泪吃下了丹妮丝送来的食物,然后用心祈祷着什么事也不要发生。这也许只是一场梦,明天醒来,毕娜和采迪西会来到别墅与她们相聚,安妮的眼里不再是冷酷、充满仇恨,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第二天,菲吉儿醒来,觉得外面很安静,是在太安静了!她从武汉哪能治好癫痫病,怎么治效果好床上起来,觉得头很痛。她昏昏沉沉地走出房间,去敲丹妮丝的房门,没人回应,于是打开一看,发现没人在里面。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菲吉儿的心头。

“丹妮丝!尔娃!葛瑞丝!海伦!艾达!简!凯莉!安妮……”她叫唤着她这些朋友的名字,并逐间房间地寻找她们。她没有找到任何人,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她心里想到:“我的朋友哪里去了?”她急忙跑到楼下去,看到大厅的茶几上摆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会在外面杀了她”。

顿时,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放下那张纸条,跑到了别墅外,进入了稀树林。她仔细寻找着朋友们的身影。不知不觉间,她来到了稀树林里的小湖边,看到湖里有一具漂浮的裸尸。菲吉儿认出来了,那具裸尸是丹妮丝!突然,她听到了同伴的声音,于是趁她们还没有看到她,她躲进了附近的灌木丛中。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不能再让同伴们看到她了,她们以为是她杀了丹妮丝。她在灌木丛中看到同伴们靠近湖边。

“啊……是丹妮丝!”尔娃尖叫了起来,然后倒在葛瑞丝的怀里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菲吉儿要这样做?”艾达悲伤地疑问道。

“菲吉儿,你这个婊子,快给我出来!”简在那里骂道。

“真没想到菲吉儿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还以为我发现的那张纸条是她又在和我们开玩笑了。不知道她会不会也这样对付我们呢?”安妮一脸痛惜地说。

“我们都走出了别墅……说不定菲吉儿已经回到了别墅!”海伦忽然喊道。

“噢,那实在太糟糕了!我们应该马上回到别墅!”凯莉建议道。

“难道我们就这让任由丹妮丝在湖中飘着吗?”葛瑞丝问。

“那也没有办法,我们不能捞到丹妮丝的尸体。我们先回到别墅发电报,向别人求助吧。”安妮说道。

于是她们纷纷离开了湖边,向着别墅回去。临走时,安妮还回头看了一眼在水中漂浮的丹妮丝。躲在灌木丛中的菲吉儿一直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到看不到她们。望着湖中的丹妮丝,她早已泣不成声!她恨,她恨她自己的懦弱,她恨自己的迟疑!什么美好的愿望,什么用心的祈祷,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都是她自己逃避现实的借口。她早应该想到,即使食物是丹妮丝煮的,并且是她送来的,安妮也有可能趁着丹妮丝不注意在里面下了安眠药。然后安妮再把丹妮丝带到湖边杀掉。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就会只有菲吉儿和丹妮丝缺席。安妮只要假装上楼去找她们,接着拿出那张纸条谎称她们不见了,并且在菲吉儿的房间里看到这纸条。那么女孩们就会一起出去找她们了,只要女孩们看到丹妮丝的尸体,就会认定是菲吉儿干的。此时,她明白到,为了她的朋友,为了她自己的性命,她不能再逃避、沉默,她要去阻止安妮,她要去救她的朋友。

那群受惊的女孩们回到了别墅后,就马上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并且将前后门和所有窗户都锁的严严实实的,还在窗户上上了木板。

“今天我们都累了,不如喝点东西吧。”安妮对这些女孩说道。

“好的,我想喝点牛奶。”海伦说道。

“我要咖啡。”凯莉说。

“啤酒。”简说。

“果汁,谢谢。”尔娃说。

“给我一杯茶就可以了。”艾达说。

“我要苏打水吧。”葛瑞丝说。

不一会儿,安妮就给这些女孩们端来了她们各自想要的饮料。她们喝着喝着就都睡着了。安妮走过去,一点一点、逐个逐个地将她们身上的衣物脱掉。同一时间,前门传来了猛烈的拍门声,是菲吉儿在怎么确诊癫痫病门外。她悲伤地拍打着门,高声喊道:“安妮要杀你们!安妮要杀你们!安妮要杀你们……”可是安妮不受影响,她悠然地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着每一项动作。她拿出自己的照相机拍下这些女孩的裸照……

“安妮,我求你,不要再杀任何人!”菲吉儿无力地倒在了前门。过一段时间后,菲吉儿恢复了力气,听到了尔娃的呻吟声。她四处观察了一下,捡起了一块大石头狠狠地向窗户砸去。一次不行,再砸一次,一次又一次,她终于将上在窗户上的木板砸烂,推开窗户和木板,爬进了别墅内。她看到了葛瑞丝、海伦、艾达、简和凯莉她们完全赤裸的尸体陈列在大厅内,她们浑身都是血淋淋的。菲吉儿已经痛苦得忘记了哭泣,忘记了尖叫。她又一次看到了那台照相机。它就摆在大厅的电视机上。她打开照相机,看到里面照的全是女孩们的裸照和尸体的照片,便将那照相机摔到了地上。一道血痕从大厅一直延伸到二楼,菲吉儿沿着血痕,走上了二楼,走到了安妮的房间。安妮坐在床上,左手抓着尔娃的头发,右手拿着一把利刃架在尔娃的喉咙处。尔娃是半醒半睡的状态,但她知道知道自己很危险,她身体赤裸,两条大腿外侧都被割破了,还在冒着鲜血。

“菲吉儿,你来啦。我就知道聪明的你一定会来。”安妮微笑着对菲吉儿说道。

“为什么你要这样?我们是朋友!”

“朋友?我就是被朋友毁掉的!几个月前,我去参加派对,喝醉了,被人拍下了裸照并放到了网上。当时你们也有参加派对,为什么你们没有人救我?一个月前,我在医院里醒来,因为我吃下了一整瓶安眠药,但没有死去!我想我为什么还没有死?我为什么还要活着?后来我知道了,是上天不忍心看我就这样死去。我要去报仇,我知道在我的朋友中,一定是有人出卖了我,我才会被人拍了裸照。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但我知道,我只要把你们全部杀光,总有一个会是对的。我的一生已经毁了!是你们毁了我!是你们毁了我!”

“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你一定是疯了!”

“不,我没有疯。你看,我找到了那个出卖我的人,就是她。”

“尔娃……放了她!”

“什么?你明知道这个贱人出卖了我,还要我放了她!”

“是的,放了她!你是在制造比她重的罪孽,知道吗?”

安妮怨恨地盯着菲吉儿,而这一次,菲吉儿没有退缩。菲吉儿表情严肃地站在那里,坚如磐石。

“不……”菲吉儿大喊道,双膝跪在了地上。

安妮割开了尔娃的喉咙,这时她才注意到菲吉儿左手上拿着她的照相机。她拿着刀,慢慢地走到菲吉儿的身旁,将刀尖指向菲吉儿的脖子,露出了讽刺的笑容说:“把我的照相机还给我。”

菲吉儿慢慢地将照相机拿起来向着安妮的手递去,就在安妮准备接的时候,菲吉儿用照相机砸掉安妮手上的刀。安妮还没来得急反应就被菲吉儿用照相机砸破了头,她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我还没脱衣服,你是不会杀我的。”菲吉儿站起来说道。

“哈哈……”安妮冷冷地笑道,“你一样也逃不掉,电报机已经被我毁掉了。你一样要陪我死在这里。哈哈!”

“安妮,你太傻了。虽然这里是深山,但是只要我放狼烟,一样会有人找到我的。谢谢你,将我留到了最后。”

说完,菲吉儿就扔掉手中的照相机,离开了这个悲伤地房间……

几个月后,菲吉儿来到了法院,这是一场正义的审判。尔娃的男朋友以侵犯他人名誉权、隐私权等坐在被告席上。

© wx.olxjo.com  莺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