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十二月,不眠的南国梦_散文网

朱阁门紧遥遥无归期泪成行将息毫残难纸碎染一路山水迢迢谁人上色赤橙蓝绿了这黑白草青黄长刀锈难年少随黄沙流放手似天凉惶惶。《上》……朱遥归

十二月三号,南国风把他写好的【点绛唇】分享予我。看了十次,整整十次。

那晚,彻未眠,边看【点绛唇】边惑;南国的是不是特别的易碎?是不是伪装特别?是不是本性特别风韵?

直到第十遍,才明白原来……

1,南国烟,濛雾纷纷

有时,有些罪孽的延续不仅是今生,而会继续到前世今生来世。( 网:www.sanwen.net )

他,出生就注定是一个罪孽。

那一年,21岁的南下漂洋到广州,开始了漫漫路。

那一年,19岁的,为了让成绩好的弟弟读书也初来乍到广州,开始为弟弟而漫漫长路修。

父亲是和村里的邻居一起的,邻居叔叔人很好,帮父亲找了份轻松点的,做了一名厂里的保安。父亲也明白农村的孩子应该知恩图报在刚接到第一个月薪水时就请邻居老乡潇洒了一回。

母亲是支身独往,在简单泪水告别后头也没回地就上了火车。刚广州下车,母亲就碰到一个慈祥的女伯伯。女伯伯一番甜言蜜语就把母亲打动了。母亲就这样顺利地上当了。与其说是上当还不如说是周瑜打黄盖。后来母亲才知道被介绍到了一家制衣厂,流水作业。

许多罪孽源于内心不尽的无奈。

刚做一个月的母亲就接到家里消息,弟弟生病了要1万的手术费,而母亲薪水才1000,自己还要吃喝日用。母亲很是着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那一晚,母亲也彻夜未眠。第二天,母亲做出艰难的决定。去理发店。与其说是理发店不如说是窑子。

父亲第一个月就接了2500元,所以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一店都没错。在同事的怂恿下,父亲决定去潇洒潇洒。。

呵呵,罪孽就是无知的男人碰牡丹江市女性癫痫病医院上无奈的,然后擦出火花,象鬼火一样的燃烧。

翌日晚上,父亲和母亲在理发店相遇。父亲看着这个南国美丽风韵饱流的偷偷地笑着,心里暗自默许;呵呵,今天?我也有今天?晚上,母亲向父亲道来缘由。父亲动心了心里暗暗决定要将这个女人占据。呵呵,各自无言的初恋拉开帷幕。

之所以是初恋,因为我只是父亲和母亲的一个意外。

没有隆重喜宴,我就这样偷偷地在母亲的泪水中来了,后来,母亲因流言蜚语,就把我扔给了外婆。而我。

我就是那个被乡里人称为‘没的孩子’所以我自许为南国风的孩子。泪成行将息毫残难纸碎染一路山水迢迢……

2,无泪倾诉,也痛。

都说,敢于认错是一种明智的行为,可孰知认错却让痛更痛,恨更恨。

他说,10岁时,陌生的父亲来外婆家看我。带了好多好多的所谓好吃的和好玩的。然后毫无拘束地把我抱在怀里,紧紧地,连挣扎的空间也不给。刚抱着就要我叫“爸”

呵呵??这个词我人生字典打小起就消失了,又要我重新挖出来?

我推开了这个男人的手,说:“你凭什么要我叫爸爸?难道是你留给我痛还不够吗?呵呵

当初为什么和生下我?为什么要让我背负这么多的罪孽,这些本该你们承受的罪孽!为什么??

你们把我扔给外婆十年,十年,十年呀!十年里你没关心过我,没找过我,没给过我叫爸爸的机会,现在。你猛然撞进我的世界里还无故撒野,叫你爸爸?你这句话怎么说出了口?你走吧,拿着你所谓的礼物。都拿走!我一直就是个没爹的孩子,习惯了。现在是,将来也一样!!你走!”我挣扎着逃出了那个男人的怀。

然后偷偷地藏在了外婆的大腿后面,看这个陌生男人如何解释他十年的逃避!

或许读者会问一十岁孩子怎么会有这想法?呵呵,有时,命运就是这样,偏不按常规出牌。

没有人知道一个简直没爹没妈的孩子的内心世界,孤儿还要悲戚,默默地受着一年又一年的讽刺和煎熬。现在却想要用那点糖果来代换?呵呵…南宁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

外婆对男人说“你走吧!孩子我已经带大了,不用你费心了。”

我偷偷地窥视着这个所谓的父亲。约摸四十岁年龄。干瘪的肌肤透露在手臂,干涸的眼睛外挂了一副老得掉渣的眼镜。灰白头发一丛丛,象外婆家鸡窝似的憋软哒拉着。苍白的嘴唇里不知嘀咕着什么。

我似乎从他那深邃眼眸中看到了一段不该的历史。不禁暗自纳闷:为何这副沧桑?

“孩子,爸爸这么久没来找你,真的非常的对不起,那一次和你妈妈分开有太多太多无奈,我知道,你也有十来岁了,也非常懂事。好吧,爸爸现在全告诉你吧?

那一年,英子,你的母亲,在店里正非常的悸怕,她做在沙发上低着头,默默捏着自己的双手。脚缩得紧紧的。我便想了解她,就假装点她把她叫进了包厢。但是孩子。爸爸。我那时没有对你妈妈做任何事情。和你妈妈两人聊天聊了个通宵。英子说出了她的难言之隐。我也决定尽力帮助她,我们那天晚上不知是否是真的来了,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她说,她也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第二天早晨。她说句;文兴,谢谢你,我会记住你的好的,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以身相报……

后来,英子就常常主动联系我,常常说起她在广州的无奈,说她真的也想读书。说她拼命也要把弟弟送出大山,送到北京首都看天安门看故宫……

我那时,特别。就答应陪你妈一起扛,一起蹒跚那段日子。

再后来,英子就来我们厂里工作了。我们也就在一起了,才有了你的。

至于,我的离开。我想应该清楚;我在家里也是独生子,岳父说要我倒插门的想法,我家里死活都不同意,我拼命做工作也没有用。

而英子扭不过岳父也无奈。岳父一直坚持他的想法,假若儿子要有出息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两老骨头有什么事情谁来照看?所以一定要留英子家里。没办法,折腾了几年就真的无奈地了。

但是,孩子,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找你的,我走时,英子只是默默的哭,也没告诉我肚子里有了,也就是现在的你。

孩子,你原谅爸爸吧,爸爸上个月才得知有你这个儿子哪些医院治疗癫痫病最专业。好吗?原谅爸爸?原谅爸爸?

那个男人竟然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他?

‘好了’‘奶奶推了推他’‘现在你也有家了,英子也有了。孩子也长大了,你也不用愧疚,走吧,别又再打扰一家人和睦的好吗?我求求你了。。。’‘

奶奶哭着乱拉乱打着这个叫父亲的男人。

之所以叫奶奶打的男人是父亲是因为我原谅父亲了,我心里真的原谅父亲了……

3,乌托之,梦断秦奎。

我就原谅父亲了?对,是真的。

我原想我都原谅了还有谁不能原谅的;我原想妈妈以后就再也不用孤身一人为我劳累打拼了,就可以陪我了;原想我终于有完整的家了,有妈妈也有爸爸了。

呵,但不幸的人和事一旦开始了不幸,噩梦像会影子一样时刻缠着他们。缠绵萦绕。

那天外公回来了,以坚决的语气把爸爸斥走了,回江苏了。

那天我彻夜未眠。记得这是我的第一个彻夜失眠。那一年我十一岁。

那晚我思考了很多,特别是关于家,关于家人。墙上那幅刻着‘合家欢乐’的西洋彩画我给彻底撕得粉碎。

呵呵。什么合家欢乐?都是乌托邦的噩梦……

4,南国三月,木棉嘀血。

眼睛还是舍不得离开【点绛唇】,一直想着一件事情或者盯着一个地方看久了就难免会忘记一切,而充盈着满脑的思考……

十二月,莫名的怀恋南国三月。莫名痴恋探研的【点绛唇】;

唇如弓扬

弧度轻狂

不忍少年负年少

浅闻丁香

谁家罗敷

不见伊人踏月来

一花一叶皆沉默

泪如珠碎

光亮

奈何花落尽落花

低吟灞桥

束手折柳

荼靡年华流水逝

千手千眼也罢休

北京什么癫痫医院好 文纯属真实。是我一的亲身遭迹!由另一朋友朱遥归同学的(点绛唇)而感如下]

5,秋风不泪?还倦如故。

原来一直口口声声说好的要逃避,但这次你没有,你选择了坚强地面对;原来信誓旦旦保证绝不承认那个男人的身份,但这次你没有,你选择了无奈的包容;原来一直赌气着不想要温馨家的你,这次变得异常沉默,你选择了忍气!或许,有句话说的没错:好马被人骑,好人被人欺!

他们有他们的一套理论,他们要顾忌所谓的颜面和世道,他们有他们所谓的原因和不得已。

但,一个十二来岁的青早期孩子,就难道不要颜面和世道?不要原因和不得已?

连期来过没都不知道的孩子就在众嘴的嘲讽中逝去,在充盈着悲戚和愤懑中逝去。

来不及享受天仑般的青春;

来不及笑着撒娇和任意潇洒;

来不及笃笃抱怨和执意叛逆。

青春期就这样不知而逝,连一点痕迹也没留给你。记得。曾问过你是否在一个人扛不住的时候,希望在怀里哭诉这十几年来的?

你笑了,

“呵呵,哭诉?这个词对我来说也就是生词,一直都过来了,何必担忧一时的难过呢……”

嗯,没错。

不让自己难过的代价就是努力忘记!

或许,有时世事真的会很背。会让我们来不及躲避和忘记那些突如起来,甚至会让我们沦落到只能眼巴巴看着心爱的人和事一步一步地慢慢被撒旦吞噬殆尽。。。

6,天亮了。

而在十二岁那一年,朝着两个方向,发出迅速的射线。每一个生命都像是一颗饱满而甜果实。小四这样说过。

只是有些生命被太早的耗损,露出里面皱而坚硬的果核。像个皱而坚硬的果核。小四也这样说过。

其实那个时候,真的只感觉得到瞬间漫过耳朵鼻子的水流,以及那种刺鼻的恶臭瞬间就把自己吞没了。甚至来不及感觉到寒冷。小四还这样说过。

首发散文网:

© wx.olxjo.com  莺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